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北京时间:2018-12-12 04:39:22 星期三 [新闻 如东新闻 如东要闻]

悼君驾鹤上青云 遥祭方杰老

2016-10-30 08:55| 发布者: jrr| 关注微信赢大奖  查看: 302399  | 评论: 0

摘要:8月22日上午,有友人电告,方杰老政委逝世,我惊诧,方老虽年尊多病,怎么说走就走?我内疚,他长我近20岁,却是相识相知30多年的忘年交,每年至少要见面或通电话一至两次,可今年我因故未与他家通联,今竟天地两隔!中 ...

8月22日上午,有友人电告,方杰老政委逝世,我惊诧,方老虽年尊多病,怎么说走就走?我内疚,他长我近20岁,却是相识相知30多年的忘年交,每年至少要见面或通电话一至两次,可今年我因故未与他家通联,今竟天地两隔!中午,接到上海寄来快件:《方杰同志生平简介》,特定的文体印证了事实,是噩耗,是诔文,是不可复制的红色教科书。

方杰同志原名陈树人,1924年11月22日出生于启东县的书香人家,父亲是晚清秀才,少年在通州师范读书时接受进步思想,1940年进盐城抗日军政大学五分校学习,从此参加革命。1941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41年3月—1944年2月任苏中太东、如皋城东区委巡视员、区委副书记,1944年3月—1945年8月任如皋(东)县掘马北区书记,1945年9月—1946年7月任如东县丰利区书记,1946年8月调离如东(注);此后至1951年12月,先后任海门县委组织部长、华南行署海中区委书记、苏南淞浦工委(松江地委)工业财经大队教导员、队委书记。随军南下后在南汇县、周浦市、浦东区、松江地区任县委委员、宣传部长、军管会副主任、办公室主任等职。1951年12月—1954年12月先后任上海矿山机械厂党委书记,华东局工业部、华东财委机械工业科长、厂矿工业研究组长、上海市国营工业部办公室主任;1954年12月—1958年,任上海机床厂党委书记,在此期间,毛泽东主席、朱德总司令视察该厂,方杰同志陪同参观;1958年6月调任上海市委办公厅陈丕显的秘书,1959年2月任上海市基本建设设计委员会副书记、书记;1966年“文革”开始受到迫害、批判,并被监禁两年余,1969年冬下放“五七”干校监督劳动,1972年宣布“解放”,重新参加党的活动;1973年起,先后任上海市直属机关“五七”干校党委书记、革委会主任,上海市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局副局长(正局级);1983年4月光荣离休,享受副市长级医疗待遇。

1944年3月—1946年7月,方杰同志先后任掘马北区、丰利区书记,他带领抗日军民坚持反“清乡”斗争,和区队同志一起打游击;1945年9月,日本投降后,他又带领贫僱农民与地主阶级开展清算租息与退押斗争,人民群众都亲切称他“方政委”。1946年6月,中共如东县委派出工作组深入陈家乡、马北乡(今均属马塘镇)进行土地改革试点,7月,全县土地工作全面展开。行将就木的地主阶级竭力反对和疯狂破坏,掘东、掘港等地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和一些地主、富农发起了反革命暴乱,史称“七月暴乱”。他们烧香发誓,公然喊出“恢复保甲、反对土地改革、实行三民主义”等反动口号,唆使一些追随者组织“铁叉队”,敲铜锣,大呼大叫,抢夺民兵枪支,围攻、捆绑、毒打、杀害区乡干部,掘东区委麦汝强同志就被敌人捆绑扔入河中,反动暴乱迅速向掘马北区漫延,7月22日夜间,马北乡一个大地主的狗腿子蛊惑一些不明真相群众围攻土改工作组,企图捆绑革命干部,区委书记方杰带领区队赶到现场,逮捕了为首分子,平息了暴乱。

方杰同志是吴亚鲁、吴亚苏的外甥婿,又是吴亚苏的嗣婿,我因整理、研究二烈生平和事迹与他相识、相知,成为忘年交。他离休后,只要身体允许,经常和夫人俞岑及子女回到第二故乡,参加各种纪念活动,祭扫吴氏二烈墓和领导、战友、同志墓,看望亲友和乡亲。我作为潮桥乡党政办公室文书,又熟悉二烈历史,自然成为他家与家乡联系的牵线人,根据他们需要和党委安排,我负责一切接待任务。他和俞岑非常感恩家乡,每次都真心感谢历届潮桥乡、马塘镇党委对吴氏双烈的尊重和对家属的关怀。在接待工作上,他们反复强调要节俭和精简,有一次,吴亚鲁的女儿吴阿南夫妇和方杰、俞岑回如东,县委办公室安排住贵宾楼,可他们一下走进普通客房,硬是要在这里住下,说:“我们是回家的,不要这样客气。”从此后,他们回如东,从不允许我先跟领导通气,住宿也住在战友或同事家。

方杰老兴趣广泛,尤其爱好我国古文化精髓格律诗,2014年他精选了各时期写下的格律诗200余首,汇印成册,以《方杰诗草》名付梓问世,其中有12首写到如东的人和事。他敬仰两个妻舅,多次写诗抒情,每次都超出亲情,表述自己的革命情感,是继承传统、薪火相继的美文,如:“千秋岁月追先烈,遗愿兴邦万户昌。虽逝犹荣旗帜在,河山旭日亮东方。”“青史留芳昭日月,先贤豪志启来人。丰碑千古高风在,民族精神万古存。”

2007年3月和2009年6月,方杰老两次应邀参加马塘革命烈士纪念馆,参加马塘镇革命传统教育活动,认为马塘镇党委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,他多次跟我说:“你是红色笔杆子,希望你继续努力!”我把这句话牢牢记住,不忘初心,笔耕不辍。“哀思难割牵情线,血染红旗万古痕。俊杰征程多浩志,长存史迹照今人。”诗人由衷地吟唱,后来的我受感染,共鸣共唱。

2015年清明,方杰的部分子女在长子方翔率领下回家扫墓,他们用手机视频让我与方老、俞老通话,如慈父母一样,再三嘱咐要积极治病,早日康复。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跟我通话!

方老,今天,我看着您生平简介和您与我合影的照片,翻阅您的诗集,打开电脑写下这篇文章,我未能向您遗体告别,您仍活在我的心间。

走好,方老,一路走好!

(注:据《如东组织史资料》载:方杰1944年3月—1944年10月,掘马北区书记;1945年9月—1946年4月,丰利区书记。而“七月暴乱”发生在1946年7月,《马塘镇志》和群众口碑说;“是方政委带人到马北救回工作队”)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苏公网安备 32062302000102号

返回顶部